[太芥]跳动在琴键上的心脏/HE

(一)
001
芥川从梦中惊醒过来,在他脑内无意识响起的曲声使他陡然清醒过来,那是只有那个人的双手才能弹奏出来的旋律,比泉水清澈,比糖浆甜稠,这首乐曲像个意外一样撞进他的心里,连同这乐曲的弹奏者,太宰治。
芥川龙之介抬起纠缠的眼皮看向挂在墙上的时钟,凌晨四点,他又闭起了眼睛,想在天亮之前再睡一会儿,却被那不止旋转的音乐的片段扰得心头乱麻丛生。
出乎意料的,芥川龙之介失眠了。

002
芥川龙之介曾经是喜爱钢琴的,据他的表哥中原中也说的确如此。
"芥川那孩子啊,从小就喜欢弹钢琴,他弹出的曲调干净透明,他的父母也经常在宴会时候让他弹奏,那个时候他的脸上总是带着笑容啊。"
"可是后来,在芥川十六岁的时候不知道怎么了,好像突然对钢琴失去了兴趣似的,仅仅只是看见钢琴都会心烦不已,之后就再没见过那孩子弹钢琴的样子了。"
究其真正的原因也只有芥川龙之介自己知晓。那是个和任何时候都没什么不同的灰暗暗的傍晚,芥川正好放学,因为不小心把琴谱丢落在了琴房的缘故,他在路上意识到的时候又折了回去。
在三楼时一些不同以往的声调蹦入芥川龙之介的耳内,五楼的琴房传出了奇妙的乐曲,这是芥川龙之介从未听过的,可以被称得上伟大的乐曲。他从不知道学院里竟然存在这样的大师,一种前所未有的情绪推动着芥川的步伐,以至于当他到达六楼的琴房时气喘吁吁。
不知是否是因为芥川的到来被屋内人感知又或者只是一个刚刚好的巧合,琴声戛然而止。
芥川推开了门,背离他的所有设想,出现在他眼前的,不是什么年迈的大师,只不过是位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少年,一位有着温柔的茶褐色的双瞳和看起来就绵软的黑色卷发的少年。
那少年见到芥川,也不惊讶,反而是一副"我都知道哦"的样子带着甜腻又勾人的微笑看着他,"啊啊,你就是芥川君吧~♪"这样欢愉又无比自然的语气让芥川一时无所适从,使他一直呆愣在那里,手足言语都凝滞起来了,像具真正的雕像一样无言地沉默着。好在那少年见他这样并没什么在意地自说自话起来,"我是太宰治,下个月就会转到芥川君的班上了哦,在这之前就碰见芥川君,是缘分让我们相遇的吧~"茶褐色的瞳孔如同漩涡一样,芥川觉得他快要晕眩了。
"是…或许如您所言…。"芥川龙之介思索良久也只憋出一句干巴巴的回话,在心里咒骂自己的愚钝也无可奈何,好在太宰治也没多去关注芥川此刻的表情,他转过身从琴台上取过了那本琴谱,一步一步向芥川走来,"芥川君是回来拿琴谱的吗,这下收好了哦",昏沉沉的日辉披在他棕灰色风衣上,却比日光灿烂。
靠的太近了,芥川从太宰治手中接过了他所寻找的事物,此刻又好像丢失了什么一样。太宰治身上独特的香气萦绕在他鼻尖,一丝一丝挤进他心里,最后化作吸附他脉搏的毒蛇,紧紧地缠绕起来,与他的血液融为一体。
在四楼的转角,芥川把那本琴谱扔进了垃圾桶里。他和太宰治之间的差距太过明显,和太宰治相比,他之前所弹奏的,连小孩子的过家家都不如。
太差劲了,芥川龙之介,你真是个没用的废物。
要说芥川喜欢钢琴,其实也算不上,不过是为了博得他人的认可才为之努力,如今看起来,已经完全失去了存在的必要。
芥川龙之介想起8岁时他的养父养母带他出去的场景,在琴行外,养父问他,"龙之介喜欢钢琴吗?"养母在一旁跟着说道,"如果龙之介喜欢的话,以后一定会成为个了不起的钢琴师呢。"那时芥川根本不知道大人嘴中的钢琴到底是什么,又能用来做些什么,在他眼里,那所谓的钢琴,不过是个巨大的黑兽而已。可养父养母脸上的笑容将他的想法阻断,芥川龙之介用力在脸上挤出属于孩童灿烂的笑容,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欢快,"喜欢噢!"

003
与其说芥川龙之介喜欢钢琴,不如说芥川龙之介在让自己去喜欢钢琴。在孤儿院的时候,每个人都把他称为"没有心的孩子",年幼的龙之介在回答那个问题的时候,除了是为了不让养父母失望,还有那为了证明自己拥有人类名为"喜欢"情感的目的隐藏着。
所以,芥川龙之介从头到尾都没有爱过钢琴,他刻苦地训练,力求做到完美,只为了他人的一句"做得很好哦,龙之介。"这便是芥川龙之介对于钢琴的全部感情,所以中原中也所听到的干净透明的琴声,并不是出自什么高深的境界,不过是因为那琴声里的确什么都没有而已。
因此,在遇见了和自己同样年纪的太宰治,听见了他的琴声之后,芥川龙之介自然生出了无底的自卑与自我唾弃,差距让他不得不正视自己,而这萌生的情感里更多的却是,对于太宰治拥有人类"情感"的妒羡,因为太宰治,芥川龙之介终于看清了自己对他人以及自身都隐藏起来了的,空空如也的胸膛。

(二)
001
芥川龙之介实在是熬不过这如同毒蛇一般紧紧缠绕他的莫名的情感,他本应该为此开心的,为他终于发现了自己为人的一角。可不知为何,不知名的黑色浓雾将他那浅薄的喜悦掩盖住了,以一种更雄壮的悲哀把他包围起来。
心脏变得不安分了,嘭嘭嘭在他纤弱苍白的骨架里横冲直撞,带着恶鬼的生猛硬生生地划开血液喷溅的伤口。
如果说之前芥川是活在苍白无色的绝望之中,如今却是燃烧着殷红腥气的混沌。

002
太宰治转到芥川龙之介班上了,凭着那张无人不会爱上的面容和与生俱来的亲和力让他很快就融入了这个新的集体,除了太宰治那位始终冷着脸,一声不吭的同桌——芥川龙之介。
或许在外人眼里是这样没错,比如中岛敦,"哎太宰先生不用在意,芥川同学平时就是这样的。"在发表了这样的言论之后毫无疑问收到了来自芥川的暗瞪,中岛敦连冷汗都来不及擦就迅速远离了这片区域。
可太宰治不是别人。他饶有兴趣地趴在桌上看芥川龙之介握着笔的手,因为太用力了,本来就骨节分明瘦弱的手此刻平添几分狰狞,"哎呀芥川君握笔的力气太大了,手指也要发麻了吧,用不用我给芥川君来揉揉呢♡"芥川龙之介写着作业的手一顿,在素净雪白的纸上留下了个黑色的墨点,即使清楚知道太宰治性情本来如此,却还是多少波动了情绪。他用左手紧紧攥着校服风衣的衣角好让他继续保持他面容的冷漠,一边眼也不抬,回复了太宰治,"不用了太宰前辈,希望您别开这样的玩笑。"
有意思。
像被勾起了食欲的狮子,太宰治微微用右手撑住了头露出他迷人的招牌式微笑,"芥川君怎么知道我是在开玩笑呢…"没等芥川做出回应,太宰治向芥川的左手飞快伸去,一把握在了手心。
两人都是一愣。
芥川龙之介的手太冷了,骨质的脆感使得太宰治放轻了动作,生怕他轻轻一捏那只手就要散了架,化作雪白的碎末。太宰治此刻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了一种让他不解的情愫,他顺着芥川龙之介足够明显的指节,轻柔地一寸一寸向下抚摸着,如同蝴蝶亲吻鬼骨,花瓣触碰荆棘。
芥川龙之介大脑一片空白,他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未与人做出如此亲密的接触,他想挣开这陌生的触感,可他却无法忽略自己心头怪物的吼叫,也无法无视来自太宰治掌心与指尖的名为温柔的温暖。太宰治突然放轻柔了的举动让芥川龙之介一时有些不解,片刻后便觉得有些好笑,那个人的动作原是怕弄疼了他吗,他早已经察觉不到疼痛了。
话虽说如此,芥川龙之介到最后也没甩开太宰治的手,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却被太宰治牢记的细节,他的手指因为太宰治的触碰而微微蜷曲,不经意地也会向太宰治手心的方向蹭蹭。
活像个口是心非想吃糖的小孩,太宰治想。
总算,在那个天气还算得上明朗的下午,芥川龙之介的手终于还是恢复了人的温度。

003
"不过…"太宰治一边吃着盘子里的烤薄饼一边对坐在他面前的芥川龙之介说道,
"当初为什么芥川君要称呼我为太宰前辈呢?"
芥川停下手头正吃着草莓布丁的动作,把勺子放在了餐盘里,正襟危坐地注视着太宰治充满疑问的双眼,语气庄严又真诚,
"因为那时,太宰先生在我心里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前辈。"
太宰治注视着他甜美的恋人因为严肃而放大的瞳孔,不由得露出了促狭的笑容,
"那么现在,太宰治这个人在芥川君心里是个怎样的人呢♪"
很满意地看到芥川因为这个问题一时局促而涨红的脸颊,他看着他的恋人拿起一旁的餐巾作为掩饰擦了擦嘴,微微吸气而颤抖的身体,终于在芥川侧过脸假装看着窗外时听见了叫他愉悦的回答。

——"现在的太宰先生,是我最爱的恋人。"

啊啊,芥川君实在是太可爱了。顾虑到芥川那比薄饼还要薄的脸皮,太宰治强压下心头喷涌的情感,只是握住了芥川龙之介那美丽苍冷的手,他低下头来,在手背处轻轻一吻,用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见的声音说,

——"我也爱你哦,芥川君。"

(三)
001
气温回暖,天空一度一度明朗起来,花朵也抽出芽来,春天到了啊。
尽管上次太宰治搞出了些出格的暧昧举动,他们两人关系仍无多大进展,芥川龙之介仍然是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太宰治也如从前一样,不时说上几句调笑的话语,虽然知道太宰治秉性如此,芥川还是没出息的在他每次揶揄中败下阵来。
“太宰前辈,请你不要再取笑在下了。”
“哎呀,芥川君怎么这么说呢,这可是爱的表现哟♪”
“......”
类似于这样的,变得有点象普通男子高中生的日常,总归来说,也不能说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就像两人逐渐变奏的心跳,总是有些东西在悄然发生。

002
芥川龙之介注视着窗外的垂丝海棠,细弱的下垂的花梗因为露水的坠落不住地颤抖着,脆弱不堪,好像随时会死去一样。芥川注意力全集中在这细弱的花梗上,哪想到太宰治突然兴奋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芥川不受控制地用力眨了眨眼睛才缓过劲来,好在芥川一向是个善于自我克制的人,不然在这课堂上大叫出声也是有可能的。芥川龙之介充满疑问地转向太宰治,他看见太宰治此刻眼睛里简直盛满了闪耀的星星,“芥川君~终于要去春游了啊!”“嗯,是。学校一向是在这个时候...”“真叫人高兴啊,芥川君想好要玩什么了吗!”“没...”
这话倒不是敷衍,学校每次社会实践无非是去一些游乐场,中原中也总会和芥川一起,芥川本来也就不是什么主观意愿非常强烈的人。尽管中原中也每次都会询问他的意见,但他给出的回答永远都“好”。无论好玩不好玩,都完全没有“想要去玩”的想法,所以玩或不玩对芥川意义是相同的。
过山车,鬼屋...对于这些芥川从来不会有过多的情绪波动,唯一让芥川抵触的,是所有的高空悬空项目,脚被悬在半空中,踩不到一些实在的东西,不停的坠落,坠落...如同灵魂的下坠一样。
那么没有灵魂的话,不停下坠,躯壳也要散架了。
等芥川从自己的沉思中抽出神来,太宰治已经偷偷拿出手机开始计划明天的路线了,不知道太宰明天和谁一起,中岛敦吗...?想到这里,芥川有些不舒服的别开了头,使自己的精神重新投回课堂里来。生物老师正在大谈特谈遗传的致死,啊啊真是,超级无聊的。
为什么从最开始自己就不是那个致死的基因型呢,如果自己是河童就好了,那他一定会大喊出“不,我一点也不想降生到这个世界上。”
可是,芥川是个人类啊,或者用“披着人皮的牲畜”来形容也再不为过,自嘲般的扯了扯嘴角,芥川的视线游荡着,最终还是聚回了身边的太宰治身上。
恰好这时太宰治从手机中脱身,他抬起眼,直直地望进了芥川黑色的瞳仁里。芥川看见他灿烂的微笑,他的声音也传入芥川耳内。

“明天芥川君愿意作为我的同伴吗♡”

003

"芥—川—君——"被刻意拖长的声线终于让芥川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太宰治正一脸不满地紧盯着他,"下一个就轮到我们了芥川君还这么心不在焉的,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脑子里只能有我一个人哦。"
"抱歉,其实…没有想别的事…"
"哦?那是什么呢♪"
"是…我们当初的第一次一起去的春游。"
"哎呀哎呀芥川君还在想那个时候的事吗,看来周末带你来游乐园放松还真是个明智的选择啊♡"

"叮——"

还来不及回话系统的提示声就响了起来,太宰治牵起了他身旁恋人的手,坐上了大摆锤。系好安全带后,趁着还没开始,他好整以暇地问芥川,"会害怕吗芥川?"
"不会。"
"哦,为什么不会…"
大摆锤开始运转了,声音也被气流声和尖叫声淹没。到达最高点的时候,芥川抓紧了太宰治的手,嘈杂声间,太宰治迷迷糊糊听见芥川一句轻语。

"和你在一起,就不怕。"

(四)
001
漫长的路途让芥川龙之介不由微微皱起了眉,他将头靠在窗上好来减轻他的恶心感,可由于道路的不平使得他的头不重不轻地撞在了窗上。不知为何,芥川龙之介小心地瞄了眼坐在他身旁的太宰治,看见太宰治仍戴着耳机一副睡熟的样子,芥川小小的松了口气。
真奇怪,为什么要在意他。
正当芥川不死心想再一次靠上窗子的时候,一只手阻止了他的动作。太宰治扯下了左侧的耳机,伸出手将芥川的脑袋按向了自己的肩膀。
“都撞到了一次还是不死心吗?果然是个小笨蛋啊,这个肩膀先借给你好了,这可是只给美丽的少女依靠的肩膀噢,现在为芥川君开个特例好了♪”
“……”不知道怎么吐槽,芥川选择了保持沉默,由着太宰治的动作也就安安稳稳地靠着太宰的肩膀了。太宰治看芥川这幅乖巧的样子不禁勾了勾嘴角,不容拒绝地直接就把耳机塞进了芥川的耳朵。
车子平稳多了,偶尔的颠簸也被太宰治及时安抚,芥川听着太宰治哼着歌词,他的声音温柔又缱绻
“your eyes are doing naughty butterflies♪”
“oh oh,one more drinkand i should go♪”
“oh oh,maybe she might like me though♪”
“oh oh,i just can't think of what to say♪”
“should i go,should i stay♪”
“just can't let her slip away♪”
……
芥川龙之介做了个梦。
他梦见太宰治在舞会中弹奏钢琴,而他,就站在人群中呆呆地看着。
演出结束后,太宰治捏着一杯朗姆酒向他走来,高脚玻璃杯在灯光下闪耀非凡。
“能和我一起跳舞吗,芥川君♡”
……
“目的地已经到了噢——芥川君快醒醒——”
原来是个梦啊,芥川迷迷糊糊地被太宰治拎起来的时候这样想着。

002
跳楼机下的队伍从来不担心会不够长,太宰治远远地就拉着芥川的手沿着他早已计划好的小路狂奔,不出意外,五分钟之内可以上机,可是脱离太宰治的设想,芥川拒绝了他。
在这一两个月的相处中,太宰治发现芥川这个人,简直乖巧过了头。像他小时候扯坏了的布娃娃,一动不动地,全盘答应,不会拒绝。他很少听见芥川明确的感情偏好,不,应该是从没听过。
如今听到芥川直截了当地说出口,让他吃了一大惊。也让他没来由的有点高兴,为他又更多地了解芥川而高兴。
“如果芥川君不想玩的话,我们就去玩别的好了♪”
“好。”
芥川龙之介说不明白,他为他拒绝了太宰治的提议而感到愧疚,他一面觉得自己没必要有这种情绪的产生,一面又忍不住思考该如何补偿。如果是别人的话芥川也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可偏偏,那个人是太宰治。
太宰治虽然觉得芥川有点不对劲,也没太在意,以为是因为芥川刚刚坐过山车的劲还没缓过来。
两人就这样玩了小半天,过山车坐了,鬼屋也去了一趟,漂流把两个人头发都打湿了,休闲的碰碰车开出飙车的快感,4D电影也撑着头无聊的看完了。
还有一个小时集合,太宰治低头看了眼表抬起头来准备招呼芥川去吃烧烤,哪知道一抬头就看见芥川那张视死如归的脸。
“太,太宰前辈!”
“…在!!!”
(别这样啊龙之介,我很紧张)
“我们去玩…跳楼机吧…”
“诶?芥川君没关系吗,不用勉强自己的哦”
“我没事的,就像太宰前辈曾说过的,总是要克服恐惧。”(我…什么时候说的)
“既然这样的话,我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了呢,如果害怕的话,记得抓紧我的手哦♪”
“好…好的太宰前辈。”
即使说了这样的话,芥川龙之介也没有丝毫放松的样子,绷得笔直的背,放大的瞳孔,握紧的拳头,排队时候,太宰治回过头来看见的就是这幅场景,柔弱的纤细的少年。太宰治想了想,把芥川那只握拳的手一根根掰开,然后用自己的手牢牢扣住,十根手指紧紧纠缠着,手心的热度急剧升温。
“要开始了——”

从最高点下坠的时候,太宰握紧了芥川龙之介的手。

003
“芥川君,来跳舞吧♡”
是…是那时候的梦?
不,不对,这是太宰先生举行的酒会。为了庆祝他们在一起的三周年而举行的酒会。
芥川龙之介理了理杂绪,这才清醒过来。
“在发呆哦——”
看见毫无反应的恋人,太宰治干脆不经同意直接搂过了芥川的腰,他低下头来,好让他的恋人直视他的眼睛。
“今天晚上,有惩罚哦♡”
“诶?”

(五)
001
又是这里。
芥川龙之介捏着窄窄的纸条呆站在琴房门口,不知道该推门进去还是转身离开哪个选择比较好,他实在是不知道,就只好呆呆地站在那里。
纸条是太宰治不知何时塞进他口袋里的,上面是太宰治潦草飞舞的笔迹——"放学后,琴房。     —你亲爱的太宰治♡"芥川龙之介搞不清楚太宰治到底在想些什么,同时,他也不知道自己又到底是为什么还是选择了赴约。
他不明白。
他觉得他的生活因为太宰治的出现变得脱离正轨,一团乱。他完全无法预知接下来的事情,他的生活被层出不穷的意外填满。
芥川胡乱地想着,即使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可站在门口无聊地遐想总比推开这扇门来的容易得多,他没有向前走的勇气。
"哎呀,芥川君一直站在门口好吗呢?太好了,还以为芥川君不会来了,快进来吧,芥川君♪"
突如其来的,门从里面被推开,太宰治从门缝里探出了脑袋,露出了可以被称为灿烂的笑脸。没等芥川龙之介做出回应,太宰治便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把他拽进了琴房。
门悄然而关。

002
"好了好了,芥川君就坐在这里吧♪"太宰治把已经浑身僵硬的芥川按在了座椅上,这时他才把手放开,像欣赏美丽的画作一样,他站在芥川面前眼睛注视着芥川低下的脑袋,最后还是没忍住把手伸出去揉了揉那颗小小的脑袋,没等芥川反应过来,太宰治就径直朝钢琴走去,坐在琴凳上,手指轻轻滑过琴键,一系列的动作不过是为了安抚正在砰砰跳动的心脏。
柔软的触感好像还停留在手心里,好想再摸一下啊...这样想着太宰治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偏转身子向身后看去,芥川龙之介直直地看着他,一时间两个人都有些手足无措,视线此刻全被收了回来。
这种时候是不能指望龙之介打破僵局的,太宰治只好主动出击。
"芥川君——要听好了哦♪"
"就让我,为芥川君弹奏一曲吧!"
一改之前的懒散做派,从指尖抚上钢琴的一瞬便像换了个人一样,芥川龙之介几乎都能看见太宰治微微飞扬的发丝了,在他的手下,毫无意义的音符被巧妙组合排列起来,流淌出仙乐一般动人的歌曲。
即使是没有任何音乐素养的人听到都会沉醉其中,芥川此刻就陷进去了。这乐曲他从未听过,像玫瑰园里柔嫩的花瓣,又好似夜莺求爱的高歌,如同情人床畔的缱绻低语,又比母亲的爱抚更加温柔…芥川闭上了眼,全心投入这美妙的乐曲,好像一不小心掉入枫糖浆和星屑的梦境,甜腻得令人上瘾。
"芥川君…"
太宰治的声音透出平时他所不具备的正经,和一丝不易令人察觉的紧张,连带着收缩了芥川的神经,空气凝滞下来了。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的结束,太宰治的话语和琴声一同消逝,一切都是那么突兀,让人意外。

"我们交往吧"

003
芥川从梦中醒来,意识恍恍惚惚的,身旁的人正熟睡着,茶褐色的头发乱乱的一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着心电感应这回事,太宰治在睡梦里伸出手把芥川整个人揽进他怀里,他温热的呼吸从上方传来。
芥川窝在他怀里,索性也不去想别的了,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错过了什么,自己又是多懦弱胆小,都已经无所谓了。
幸运的是,太宰治终于追上了他,牵着他的手把他领走了。
芥川闭上了眼睛,在太宰治怀里做了个好梦。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