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影

书店paro:经理宰x实习生芥

太宰治在意芥川龙之介很久了。

芥川龙之介是最近才来书店打工的孩子,二十岁的小孩子,身材纤细,鬓角带着层层叠叠的奶霜,太宰治去儿童区巡视的时候看见了他,对方抿了抿嘴角朝他端端正正鞠了个躬,声音也单薄得清清冷冷,“太宰先生”。像个古板的小少爷,太宰治是这么想的,他只点了点头,装作不在意地踱了几步又回了他的办公室。

可是,怎么可能不在意呢?

很多实习生总会趁着柜长或是经理不在的时候偷偷懒,成人专柜的两个女孩子总是凑在一起嬉笑着或是和柜长亲昵地交谈着,可芥川龙之介认真得过分,太宰治几乎没见过他坐下来的样子,他总是站着,走来走去收拾摆正那些被乱扔的书,或是耐心地回应前来咨询的客户,真是认真啊。太宰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这小孩太认真了自己那颗懒散的绵呼呼的心终于开始觉得不太好意思了,他总觉得最近自己也稍微认真工作了一下,最起码,往儿童区走的次数变得稍微多了一些。

太宰治吃完晚饭后顺路去看了眼实习生的工作,芥川龙之介在上书,推着一个堆满了书的大推车,仔细地扫码归类,白生生的小臂从袖子里漏出来,在灯影下闪烁不清,完了,太宰治觉得他可能真的要完了。他在原地站了几步终于还是没忍住,走过去帮着他一起上新书,“你扫码,我来上书就好。”好像是觉得这样有些不近人情,太宰治又加了一句,“你太瘦了...”小孩子不满意地咬了咬唇,握着扫码仪的手指加重了力气骨头抓着皮肉,“我可以的,不需要太..”在对方表露出更明显的意思之前太宰治选择打断他,唉,不懂温柔的小屁孩,“你误会了,总之两个人做事总比一个人快,好啦,干活吧芥川君。”这样安抚之后对方才收掉了那副不情不愿的表情,认真地做起事来,虽然偶尔还是争强好胜地先他一步把书搬出来放好。可能这就是年轻人的好胜心吧。

直到快下班新书才上好,两个人都累得不行,尤其太宰治,几千万年没做过体力活这样一下来只能靠着墙喘气了,芥川倒是好得多了,只是望着他,“太宰先生,你还好吗..?”“哈哈太久不做这种事了会有些累也是没办法呢,不过一回生二回熟,下次再多找找芥川君怎么样呢♪我很好喔,和芥川君这样的乖小孩一起工作真是太幸福了,真想辞职到儿童区应聘柜长,当经理真的很无聊啊——芥川君欢迎吗?我看起来要比那个凶巴巴的中也好得多吧,对吧对吧!”

芥川轻轻笑了一下,这简直是比羽毛还要轻柔美丽的微笑,像是用勺子刮开一层松软冰激凌的甜美和站在海崖之上手指抓住风的轻快,糟糕,是心动的感觉!如果是一个月前,太宰治一定会一把抓住芥川龙之介的手,深情款款地对他说,“请和我结婚吧芥川君,我已经想好了,我这一生都在等待你!只有你!只有你才能让我投入于婚姻之中!我爱你芥川君!我们结婚吧——”可是现在不行,或者说,对芥川君不能这样,太宰治抑制住心头的澎湃以免自己看起来像个变态,他听见芥川龙之介接着说道,“中也先生和太宰先生都是很好的人,您和中也先生关照的恩情晚辈一定谨记心中..”——“这些话就不用说啦,怎么,芥川君要下班了吧?要不要你亲爱的太宰先生送你回家,免费司机喔?软座空调还有甜心巧克力——怎么样芥川君!”“不用了,我自己坐地铁回去就好了,谢谢您。”“啊啊真让人伤心啊,那我也不勉强你啦,一路小心喔♪”“好的太宰先生,明天见。”“明天见♪”

当人真的走了太宰只觉得眼前突然亮起来了,灯打在了他的身上,他盯着灯看了一会儿,嘴角勾起明灿的笑容,他一路哼着歌回了办公室,休息——明天真好。

有些事情真是命中注定,他活了二十二年,不信命的二十二年,迷迷茫茫意气风发的二十二年,到现在终于变得清晰明朗,退却雾气展现出它本身的样子,他总是在各色女人之间摇摆不定,到现在——他知道他只想要他。他又开始相信命运这种玄妙的东西了,确实,奇妙无比,让人想要沉浸其中。

第二天太宰治例行巡视的时候只见芥川蹲在那里和一个小朋友说着些什么,表情紧张,当他看见他时,眼中闪现出仿佛看见救星的表情,他如数收下,“怎么了芥川君?”“每个小朋友只能拿一本书可她拿了三本我和她讲她又不肯听..所以..”一定意义上是只有芥川会做出来的固执得有点可爱的事,“好啦好啦你也别太紧张交给我就可以喔♪总这样板着一张脸小朋友也会被吓哭呀。哎呀——这是哪里来的可爱的小女孩啊♪真可爱,想要这本小公主的书吗,可是一个小朋友只能拿一本,我们看完了再来拿好不好?不然别的小朋友就没有书看啦,那我们来挑一本最喜欢的,然后其他的——就给我,好吗?乖孩子乖孩子,吃颗糖吗,草莓味!”当他站起身就看见另一个小朋友投过来的羡慕眼神,还有点撒娇意味,“芥川君也是乖孩子♪来一颗橙子味——”哎呀,害羞的样子也很可爱。

“太宰先生真厉害啊,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别人...”“欸?那当初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呢?芥川君看起来也不像缺钱的人,在书店无可避免的就要和人打交道,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打工呢?”‘’因为...听说有一位仰慕的前辈在这里工作。”出乎意料的坦诚...有点不爽,指的是中也吗,那个混蛋?令人仰慕的前辈?不爽,真是不爽!为了不让气氛太过胶着,太宰治只好打着哈哈,是哪位前辈呢?是我吗——你最爱的太宰治♪”“是的。”

四目相对,喉咙发干,糟糕啊,要忍不住了,要做些什么,一定要做些什么...他手指碰到了他的,冰凉的,悄悄地颤抖着,他把他牵引到角落的书柜,灯影昏暗不清,“芥川君...”对方那双眼睛认真地看着他,就像第一次他喊他“太宰先生”一样认真又干净,“我爱你。”他吻了他,太宰治努力着让自己的理智在高空跳舞,不让它下一秒就发起狂来,太宰治小心翼翼地吻着他,温柔而克制。

当他睁开眼时,他看见芥川龙之介颤动的睫毛,和那双冷清却甜蜜的眼睛,闪着水光的唇瓣,他是我的——这样的认知终于拽倒了舞动的理智,他把他再一次压向书柜,“龙之介,我爱你。”

灯影藏入黑暗。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