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柴

4 @秋雏蜜柑🌻的点文!(好像还是不太日常呜呜呜,该怎么寻找美丽露米日常甜蜜恋爱的感觉)


在仓库里找东西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找到了一盒火柴,贴着古典油画不知道是不是华托的杰作,一时兴起,他把灯关掉蹲在角落里认真地擦亮了火柴,光芒骤生,他的脸在光晕中显现。他突然想起了那个美丽的丹麦童话并且想吃冰激凌,所以他蹲着,眼睛盯着火花,划亮了一根又一根,黑色的枯干小小的一堆。伊万正想着为什么让阿尔弗雷德拿个东西会这么慢而不放心折回来时,看见的就是这样的景象——细微的火光映衬着阿尔弗雷德的脸,在空气中激起涟漪。


他有些不满,伊万·布拉金斯基,此刻诞生了一种奇怪的念头,他不满于阿尔弗雷德突然的沉浸,不如说他对这样的阿尔弗雷德感到恐惧。阿尔弗雷德沉浸于火柴之中的幻想,这样虚无的东西让伊万感到害怕,就像是害怕阿尔弗雷德会变成一缕轻烟离开他。他讨厌幻想。他想起苏什科夫,这个俄国的维特,就是为了幻想抛却了生命,把绚烂的金杯和月桂带进了黑暗的世界。而更让他感到不安的是,当阿尔弗雷德投入在火柴之中时,伊万觉得他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他想拥有他,想让他从那个世界跳出来,回到自己的身边。他想把他从那种状态中唤醒,打破那些阻碍着他们距离的无谓的幻想。


“阿尔弗雷德,我亲爱的,你要知道火柴里只有亮光,就像灯泡一样,只有亮光,美好的梦想和愿景蕴藏在虚幻和死亡之中,你不应该点燃这根火柴,这只不过是你可笑的浪漫情怀又在翻腾,它总是不停歇,阿尔弗雷德,你应该拥抱我,我会比火柴更加温暖并且点燃你的梦想。”


伊万很想这么说,可他的该死的嘴巴就是说不出这些冒着惨绿色酸气的话来,让他写出来会轻松得多。他不知道阿尔弗雷德在火柴里看见了什么,如果是他呢?他会看见什么?他想起了在他八岁的时候有过一个老人给了他一把核桃,想起了俄罗斯的冬天,和那些肮脏难喝的酒液,他想起了阿尔弗雷德的吻...如梦似幻。


他看见阿尔弗雷德的脸上浮现出孩子气的干净的笑容,这笑容像久违的古董,珍贵而美丽,他知道阿尔弗雷德不是属于他的物品,可他仍然无法忘怀地想要让他身上留下他的专属标识,“我的”,他想霸占他的一切。他想成为网,齐齐密密紧紧勒住阿尔弗雷德跳动的心脏。他想起里尔克的诗,阿尔弗雷德就是闪光的鹿,他呢,他是黑暗,他是森林。可鹿逃不出森林,离不开黑暗,他注定要和他永远在一起。


他觉得自己很奇怪,每当这样的一些时候他的思想阴郁的程度让他自己都觉得可怕,可总摆脱不了这些片刻,他讨厌这些,真实存在于自己身上却无法改变。


当他好不容易从沉思中脱离出来正对上阿尔弗雷德的笑脸,“你刚刚一直在发什么呆啊伊万,我都看你好久了。”阿尔弗雷德拿着伊万交代好要拿出来的小椅子靠近他身边,单手压他在门框上点燃了一个吻,这让伊万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他的手直接探进衣服贴着阿尔弗雷德的腰往上摩挲着,他的肌肉紧实和富有弹性,包裹着随时都能跳跃出来的力量,阿尔弗雷德下意识磨蹭着身体勾起新的火焰,伊万哑了嗓子,裤裆和心口都变的火热,难道阿尔弗雷德有魔法吗,让他点燃的火柴再一次在他身上燃烧,他咬着那个蓝眼睛快要哭泣的男孩的唇瓣,“我发呆是在想你。”阿尔弗雷德笑了,凑上去咬了一口对方的唇瓣,


“我点燃火柴看见了你。”


评论(1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