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组][童话风]梅花鹿成精了!!!

争取在三章之内结束,梅花鹿,梅花露。
扑克王国设定,梅花露x黑桃米,当他们还都是小王子的时候的故事,童话风。

——————————♤————♧——————————

黑桃国的小王子举行了他的成长仪式[1],迈入了他美好的14岁,这意味着他终于能够展开一场属于自己的冒险了,小王子期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他久久地注视着那片紧靠着城堡的森林,一年又一年。他听着从森林里传来的鸟鸣,看着树上的叶子缓缓掉落,他总能从婆婆那里听到无数的关于森林的瑰丽传说,而如今,他终于能够独自踏上征程。

小王子脱下他繁重华丽的礼服,从衣柜下抽出宝蓝色的风衣,他放下他的王冠,自衣帽架上拿过了天蓝色的鸟嘴帽,佩起他的长剑,整装待发。

出发的时候是个好天气,也可能是心理作用,小王子想。

带着露水的黄玫瑰,有着闪光鳞片的小蛇,挂在枝头的不知名的果子,还有…一头美丽的梅花鹿?

这头梅花鹿确实十分美丽,不过块头有些大了,和他在城堡里的爱马约瑟芬不相上下,婆婆的故事里梅花鹿都是娇小可爱的生物,果然,小王子眼里闪现热切的光芒,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脱离他认知所带来的新鲜感让他无比喜悦,或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热切,以至于那头梅花鹿转过身来看了看他。

梅林在上,小王子从来不知道梅花鹿的眼睛有这么好看,在古老的故事里,紫色是神秘邪恶的化身,可现在小王子看来,紫色似乎是世界上最好看的颜色了,比权杖上镶嵌的紫水晶还要美丽的多。

怕惊扰到这头美丽的…额…小鹿,小王子对它张开一个大大的微笑,事实证明小王子的担心是不必要的,因为那头鹿在看到小王子表情的时候忍不住转过身去。如同看到了什么有碍观瞻的人一样。这让小王子大受打击。

不过小王子没有放弃,他默念着那神秘的咒语“爱国,敬业,诚信,友善”[2],这是老婆婆告诉他的让内心坚定的咒语,一次都没有失灵过。这次也是一样,小王子放轻动作悄悄接近梅花鹿,连青草都为掩护他蜷缩起来,弯成小小的卷儿。小王子蹑手蹑脚靠近它,准备搂住它的脖子对它好好赞美一番,却没想到自己居然扑了个空,一头栽到了草地上。而等小王子爬起来的时候,那头美丽的梅花鹿就在他身侧悠悠地俯视着他,那双天神一般的紫色双眸里,盈满了戏谑的笑意。

小王子此刻心里实在不爽,可他之前又从未受过这种罪,从小被教导的礼仪使得他一时无所适从。他干脆坐在地上深情地与鹿对视起来,没过三秒梅花鹿就像受不了这股恶寒一样蹬着蹄子跳远了,只给小王子留下了一个曼妙的背影。

这样的挫折没能成为小王子前进的阻碍,他的步子依然坚定,脸上的笑容仍旧明朗,他不断朝森林深处前进,哼着不知名的动人歌谣,一位有着鸢尾香气的吟游诗人曾拨动竖琴为他吟唱——"前进,前进,命定的英雄,那光荣的时刻已经来临♪"[3]盘旋在空中的鸟雀与他共鸣,刻着时间刀刃的大树齐齐分开,为他空出一条无人涉足的小径,他现在像逝去传说中的森林之子,又有如一位只存在于光辉历史中的英雄。

天渐渐黑下来,月光洁白流动如同香甜的牛奶,在森林里看见的月亮与星空,与在城堡里看见的并不完全相同,在小王子天真年幼的心里,他没去想太多深奥的道理,只觉得如今他所看见的星空更加浩瀚,星光灿烂恍如古老的巨大能量水晶破裂的碎片,他向着星空伸出右手,忍不住露出笑容,像个拥有了星星的孩子。

小王子靠着树身,这是一棵老树了,粗壮的枝干和层层叠叠的树荫,从树下抬头向上看,星星就挂在树尖上。就在这棵老树边,幽蓝色的湖水在夜风的亲吻下心绪波动,树脂的香气和湖水清澈的气息悄悄潜入小王子糖果色的梦境。

直到水纹波动的声音使小王子从梦中惊醒,他手扶剑柄动作熟练好像他曾身经百战,双眼却因沉湎于梦境被枫糖浆粘住了眼皮,随着睫毛轻柔的抖动,他终于努力的睁开了双眼,在黑暗中直像蓝宝石散发光芒,却毫无棱角,只余下蓝丝绒般流动着的温柔的双眼。

紫色水晶硬生生地扎进了蓝丝绒里,强硬又动作鲜明。这一刻,小王子才是真正的清醒了。

他定定地看着那头体态优美的梅花鹿,小王子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要看,或许只是因为视野空空眼睛总想拽着些东西吧,又或许是那两粒紫色的存在太过清楚教他无法忽略。他突然想起老奶奶曾讲过的故事中的一个——年轻的国王在森林里打猎,因为一头梅花鹿被引诱进了森林中心,那梅花鹿幻化成一名美丽温柔的少女,国王对她一见钟情。[4]

那么,小王子心里不住想,这头梅花鹿,会不会也是位美丽的少女呢?

————♣————♠————♣————♠————

小王子和梅花鹿就这样注视着对方,尽管他们中间还隔了个闪着幽蓝光芒的湖泊,小王子清楚地看见从湖面上升腾而起肉眼可见的水元素,可那双紫色的眼睛却更加明亮,更让人在意。终于,小王子在那眼中发现了些不一样的情绪,他读出来的信息是——求救。


意识到这一点小王子连忙从地上爬起身来,都没来得及拍拍身上的泥土,他迈着步子向那边奔跑,气喘吁吁。梅花鹿看到他这个动作才松下一口气,眨了眨眼睛,趴在了地上。


一直等阿尔弗雷德靠近的时候,这才看见梅花鹿的左腿上有一条可怖的伤痕,皮肉翻起,森森白骨杂糅着鲜艳的血色。看起来像是踩进了猎人的陷阱里啊,可怜的小鹿。小王子尽力搜索着脑中的信息,受伤了该用什么草药?越是着急越是想不起来。小王子苦恼地挠着自己蓬软的头发,在揪住呆毛的那一刻终于想了起来——月乳草!


小王子跪在溪边用他的帽子装了些水,他眼都不眨,小心又认真地帮梅花鹿清洗伤口,等到砂砾和木刺都消失的时候小王子终于长舒一口气。他解下他的披风盖在梅花鹿的身上。迈着他的小步子向森林外围走去寻找月乳草。

没有了帽子的遮盖,他柔软的发丝打起卷来,小小的弧度,温柔又可爱。月光亲吻他翘起的发尾,夜莺站在枝头为他歌咏颂曲。整个森林都为他指引道路。


路的尽头,奶白色的有着月亮形状的花朵在树底下开放。


小王子不由露出微笑,他小心地摘下幼嫩的花朵,把它放进随手携带的水晶瓶中。在瓶子中,月乳草的颜色不减分毫。


沿着来时的小径,小王子奔跑着,他紧紧揣着瓶子,像一个英勇绝伦的英雄奔向公主,快跑带起的风在树林间沙沙作响,落叶发出清脆的嘎吱声,他像在奔向太阳。


小鹿维持着他走时的姿势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只有那双湿漉漉的眼睛还开着细小的缝望着小王子离开的那条小路。小王子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他所一直喜爱的那双紫水晶的眼变得毫无生气,小王子几乎已经看见自己的心纠缠成一串一串的样子,他的心头漫起一股像布诺果(紫色果实,味道清甜。)的果浆的温柔。他小心翼翼地从水晶瓶中取出月乳草,喂入小梅花鹿的嘴里。


小梅花鹿睡着了,它小小的紫色的眼睛终于不再闪出那令人怜惜的光芒,小王子看见了也终于放下心来,抱着梅花鹿温热的身体,他睡了个好觉,梦里他梦见身边的梅花鹿变成一个大男孩,他铂金色的发丝像雪一样温柔,他的脸颊看起来鼓鼓的,戳一下就会陷下去漾起一个又一个的酒窝,还有他的眼睛,里面夹杂着的狡黠一闪而过。


等小王子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很亮了,小梅花鹿在他身边不远处清洗着它的蹄子,动作优雅又高傲。他试着和它打个招呼,就在他脸上绽放出了比向日葵还要灿烂的,带点傻气的笑,小梅花鹿只微微抬了抬它的眼睛,无视了他这一幼稚的行为。


小王子有点泄气,他有些气鼓鼓的小孩子脾气沉甸甸地压着他,"可我已经是个大人了,不能为了这些小事而生气",小王子这样告诫自己,但那种想要撒娇的天真脾气还在他心头晃来晃去。等他自己和他的心一起滚来滚去的时候,小王子向右一看,梅花鹿衔着甜滋滋的果实放在了他头边。


小王子心里的花终于开了,一朵一朵地,显现出它们的美丽来了。


————♠————♣————♠————♣————


很多年很多年过去了,当时在森林里歌唱的夜莺已经换了一代了,小王子幼嫩天真的面颊也显出男人的明朗俊伟,不,不是小王子了,小王子被时钟塔选中成为了黑桃国的国王。


他以前那顶小小的王冠换成了又沉又重的王冕,他手中的宝剑被权杖替代,虽然在没人的地方小国王总把它们扔在一边,可在严肃场合,他表现得比任何一位国王更像个国王。


在加冕仪式上他要邀请很多很多人,别国的国王们也不例外,他伏在桌前用皇家专属的钴蓝色墨水写下一封封邀请函,并在末尾签上他的名字,盖上他专属的印章,黑桃和宝剑与盾相互交错的印章。完成了这一切之后,他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他拍拍在一旁待命已久已经打起盹来的鸽子,让它把这些邀请函全都送去该送到的地方。


鸽子蹭蹭小国王的手"咕咕"叫了一声就背着信函飞向窗外的天空。


在无尽森林的对面,梅花国王拆开了信封。


————♣————♠————♣————♠————


黑桃国国王的加冕仪式,自然热闹非凡。从各地集结而来的吟游诗人,准备将这盛典用他们的歌喉传遍四国;大小贵族家中的少年们也穿上正式服装想要看看这位年轻的国王;提着宝剑的骑士,快马加鞭献上自己的忠诚;还有,还有那些天真甜美的少女,笨拙地穿起自己的长裙,好让她们的美丽能在国王面前绽放。


这的确是一场盛典。


其余三国的国王在加冕仪式前一天来到这里,小国王一一为他们接风洗尘,他面容俊雅处事恰到好处,直到——直到梅花国国王向他走来。


如同命运一样降临的东西,天很蓝,空气中有着浓密的堆积起来的甜甜的奶油味,小国王听见了马车停下的声音,他回头。那双紫水晶一样的眼睛在他面前闪耀起来。


毫无疑问,他压根没去想从梅花鹿到人究竟有多不可思议,他只知道,他一定是它。


“请多指教,阿尔弗雷德。”


小国王听见他的声音传到自己耳内,他结结巴巴地说出来了。


“请多指教,森林之子。”


梅花鹿是真的成精了,是这样的,没错吧。


[1]黑桃国在14岁给下一任统治者即王子或王女举行成长仪式,以此来历练。

[2]这部分有三个咒语。
第一个 "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使人内心坚定
第二个 "自由,平等,公正,法制",授予勇气
第三个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绝境重生,黑血反杀,施发概率较小
出自老奶奶的魔法使书。

[3]改编自《马赛曲》

[4]瞎编的故事,感觉很多童话的国王都会有这样的情节。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