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墓人‖冷战

阿尔弗雷德接过花店送来的金黄的向日葵,掩上门转身把它扔进火炉里,直至最后一滴露水也被火焰吞噬干净才从椅子上起身,他拍了拍手,像什么脏东西在那儿一样。这样做了之后,他面无表情的脸才终于生动起来,蓝眼睛里的哀伤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盛满了的希望与喜悦。

这两年来的每一个早晨阿尔弗雷德都做着这件事,重复了一次又一次,灰烬满了一屉又一屉,对他来说,这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密不可分,至关重要,犹如虔诚的信徒向上帝祈祷。他从来没有哪怕一次把花留下,总是在顷刻之间扔出手去,好像在他手上的不是向日葵而是生着倒刺的玫瑰。
他现在过得不错,当个小警察无风无浪,偶尔运气好还能混到些奖赏,生活看起来再平凡不过,平凡地在这世界上活着,幸福而温暖。「可你幸福吗,愚蠢的琼斯?」有时阿尔弗雷德也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一点也不。”
左肩被子弹擦过的地方一次次提醒着阿尔弗雷德,提醒着那槽糕透顶的过去,伤口此时看起来只残留着浅淡的痕迹,近似透明,可那真正的,肉眼难以察觉的伤口却一次次溃烂,血肉模糊。伊万·布拉津斯基这个名字就是在阿尔弗雷德心头作祟的刀刃,一道一道宰割,剜剖着他的心脏。

而在当初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绝没有想到,这个名字会成为自己背负一生的罪与罚。



两年前.纽约

那时阿尔弗雷德年轻朝气,处在一个美好的开的出花的年纪,19岁,对任何事物都充满希望,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像天神之子一样闪耀着光明的人,是个杀手。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杀手,伪装一流,枪法精准,但凡经他之手的委托全都完美解决。 
“The Killing King”——他的称号。


快餐店内. 

左裤袋传来的震动提醒着阿尔弗雷德新的委托又到了,认命地放下汉堡,抽过纸巾擦了擦手,他掏出手机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新邮件”,内容清晰又简洁,“对象:伊万·布拉津斯基”,快速浏览了一下传来的资料,他不禁皱起眉头,“这也太简略了吧,根本没法下手啊.”阿尔弗雷德小声嘟囔着按下转发后拨通了电话。


“Hey!Artie,帮我查查这个人的资料。”电话另一边显然还没睡醒,不耐烦的语气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阿尔弗雷德,我希望你能记得我正在倒时差。”无视了亚瑟的冷淡态度,阿尔弗雷德以他一贯开朗而轻佻的语气继续说着,“Artie,拜托了,那份资料我可急着要。”他听见电话那头英国人小声的咒骂,和打开电脑响起的音乐,他不由露出他那愉快的招牌式的笑脸,顺带着对路过的女孩送了个潇洒的眨眼。


说到亚瑟,阿尔弗雷德的表哥,身体纤弱,他当不了个杀手,却成了“组织”最优秀的情报员,凡他想要的资料全能到手,这一次也不例外。


听着手机那边传来的敲击键盘的声音,阿尔弗雷德气定神闲吃起了他刚放下的汉堡,最后一声键盘敲击落下,餐巾纸准确进篓,亚瑟机械化的言语传入阿尔弗雷德耳内。“伊万·布拉津斯基,男,23岁,RL公司现任总裁…”随着漫长的沉默那头突然响起几声轻笑,“Hmm…性取向,男,阿尔弗雷德,你接了个好差事。”阿尔弗雷德几乎可以想象到他亲爱的表哥翡翠一般透明的绿眼睛间闪烁的笑意,"如果你这笑声的意思是承认英雄大人无可抗拒的魅力,我可会发自内心的开心哦。""好的阿尔弗,不过…""不过huh?"”这个人了不太好对付,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个人是个危险分子。”亚瑟注视着黑暗中闪光屏幕上的资料,愉快的神情渐渐从他脸上退去。


新邮件的提示声打断了阿尔弗雷德的好奇,浏览过后,他那不可一世的张扬着年轻的脸上浮现出志在必得的笑容,“别太紧张了artie,你应该清楚我的实力。”亚瑟柯克兰无奈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那好,阿尔弗雷德,祝你好运。”

“承你吉言。”

纽约的天空明亮又干净。





阿尔弗雷德躺在床上,他眨了眨眼睛好让自己快从梦里清醒过来。总是这样,一个一个梦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侧起身子,从床头柜上拿了两片安眠药和着水一起吞下,他陷入沉睡。







伊万努力使自己的身体保持平衡,他看着那个朝他远去的身影,心头苦涩比鲜血来的更加汹涌,他终于还是开口了,“阿尔弗,留下来陪陪我吧,在我我生命的最后。”那个身影听到了之后脚步一顿,正当伊万觉得一切都明朗起来之后那个身影以更决绝的姿态离开了,他的鞋子敲击地面的声音清脆又鲜明,伊万仿佛觉得那鞋是踩在自己心口一样,一下一下的,让他已经血肉模糊了。

“阿尔弗,”伊万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此刻他的意识已经不再清明了,可他总觉得不能这样就让阿尔弗雷德走了,“我本以为你是我的小向日葵,我的小英雄…”阿尔弗雷德能清楚听见他的声音,温柔缱绻仿佛昨日,紧接着他又听见伊万的一声嗤笑,“可直到现在我才发现,”阿尔弗雷德终于还是顿下了脚步,这个时候伊万已经看不见了,他已经看不见其他东西了,谁都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他就要死去,“阿尔弗雷德,你就是草丛里的毒蛇,生着倒刺的玫瑰。”伊万说完这些话终于放松下来,他上仰着头好让自己死也死得舒服些,阿尔弗雷德回答他,却仍是没有回头,“伊万,你本应该早一点发现这个事实的,我从来不是你的向日葵”说到这里阿尔弗雷德不由觉得有点好笑,他想轻蔑地嘲笑伊万的一厢情愿却发现他根本做不到,用自嘲一样的口吻阿尔弗用只有他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也从来不是你的英雄。”车子在门口等着他,他终于离开了这里,而伊万,只是躺在那里,失去了心跳。







阿尔弗雷德大口大口喘着气,好像只有这样他才能重新找回呼吸一样,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脸上已布满泪水,他呓语似地喃喃“琼斯,你这个蠢货,十足的蠢货。”


他闭起了眼睛,一切却在他黑暗的视野间重现,娜塔莉亚那无情冷酷的话又刺进他的耳内。


“阿尔弗雷德,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你的心是已经被腐蚀了吗?阿尔弗雷德,你知不知道,我的哥哥,他从最开始就知道你的身份。”


骗子,满嘴谎话的骗子。


“我让他找个时候把你弄出去,或者做掉你算了,可你知道他说什么吗”


闭嘴,快闭上你的嘴。


“他说:就算是虚假的阳光,也让他感受到了温暖与光明,他不想放手。”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


“阿尔弗雷德,你不会死的,你这种人,活该活在一辈子的悔痛之中。”






“我是个守墓人,

丢失了自己的名字。

只记得我那温柔缱绻的恋人,

他的坟墓,

在我心头杂花丛生。”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