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条道路番外.Crush

☛正文链接《第三条道路》

阿尔弗雷德把自己扔进电脑椅,因为惯性被弹远了一小段距离,他向前滑了一步,打开电脑。桌上放着今早倒的凉水,他一饮而尽,好冲淡舌尖那股甜蜜而醉人的酒精味。在这之前他身上从来没有出现过酒味。阿尔弗雷德打开evernote新建了一个笔记,在标题栏上敲下了一个单词——“Crush”。迅速的,猛烈的,转瞬即逝的爱情。文字渐渐在屏幕上显现,指尖敲击键盘的清脆声与钟表的滴答声是这沉默中仅有的生命。


“今晚Emily的女友在她家举行了派对,灯光很暗,每个人都闪烁不清。很突然的,我有点想抽烟,好吧我知道这不是个礼貌的行为,但没办法,我确实很想抽烟,一种突如其来的盘桓于喉间的渴求攥住了我。所以我离开舞池找了个角落处的沙发,享受这一刻。也就在这时候,斜对角另一个房间里走出了一个男人,手上端着杯澄黄色的酒液,或许是澄黄色,也有可能是松石绿或是巴伐利亚蓝,谁知道呢。我们视线相撞,他向我走来,问我:

“喝一杯吗?”


“抱歉,我不喝酒。”


他听了这句话之后显然有些意外和不知所措,“我第一次见到抽烟却不喝酒的人...”


“先生,是谁告诉你会抽烟就一定要会喝酒?”


“哈,抱歉。”他眨了眨眼,瞳孔划过一丝紫罗兰般羞怯的微笑,接着就顺势坐在了我的身边,靠的很近。这个沙发并不大,他的膝盖和我的抵在一块。他抛出话题,无非是什么泛滥到低级的调情手段,问问你在哪个学校?你有没有男友、或者女友?你最喜欢的颜色是....这样的对话一直持续到他注视着我的眼睛,他说,


“你的眼睛真迷人。”


我感到他的指尖温柔地拂过我的眼角,我们不断向对方贴近,透过他单薄的衬衫我甚至能感受到他起伏的小腹,他衬衫上的二颗扣子抵着我的牙然后从他身上脱落跳进了一旁的酒杯,自杀者一样优美的姿态。他灼热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脸上,他吻了我,或者说我们亲吻了对方。”


写到这里,阿尔弗雷德又喝了口水,他喉咙有些发干,从水间他捕捉到了一丝晕眩的甜蜜,他放下杯子,继续打着字。


“他把我整个人压向沙发里,左手托住我的背脊,我想他是为了挡住沙发凸起的横边。他的吻技烂透了,我猜不是第一次就是第二次,但奇怪的是,我被这个吻迷晕了,他的舌头很烫,脸颊却是冰凉的,这个吻充斥着酒精的味道,但不令人讨厌,反而有几分丝丝绕绕,纠缠不清的勾人。舌尖分泌的津液和酒精混杂一起,甜丝丝地侵略着每一处感官,一阵醉人的酥麻从耳后根传来,到空气都变得粘稠后这个吻才结束。他开心地咬着碰着我的唇,像个纯洁的孩子对待自己喜欢的东西,用亲吻和拥抱把他淹没。他趴在我耳边笑了,嘟囔了一句话,我没听清。


“伊万!咱们走吧!”不远处一个人朝这边喊了一句,他抬起头懒洋洋应了声然后又一次吻了我的唇,一个温柔的、礼貌的、克制的吻,“晚安,蓝眼睛的宝贝。”他就这样走了,直到他说出这句话我才意识到这个晚上我们从头到尾都没问过对方的名字,在黑暗中也不知道对方的样子,我所有的印象仅扣于他那双锦葵色的温柔的眼睛和他舌尖的香甜,还有一个可能的名字,伊万。”


阿尔弗雷德敲下最后这个名字,他关上了电脑,一片黑暗把他淹没,他扒掉衣服,爬上了床。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