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地狱花车

可以结合上一篇一起看,也可以看作一篇独立的文。

鲜花盛开的灿烂明梦

太宰治死了。


他所渴求的甜蜜的死亡潜藏在幻梦的残屑中悄然降临,黑色的飞鸟衔着一节紫衫木把不详的腐朽气息泼洒进横滨雨后钻石一样晶晶亮的璀璨空气里,无数个水蜜桃牛油果甜牛奶味的热乎乎湿漉漉的吻贴上冷冰冰的墓碑留下一片迷迭香芳樟树叶黑茶藨子海地岩蓝草的香甜,无数朵溶着苍白香粉的泪水的鲜美灿烂的花朵盛开在白惨惨的坟墓前,无数醇香酒液浸泡着细长的香烟,可这一切,太宰治都不知道。


太宰治睁开眼,在另一个世界醒来。他身前站着一个长着翅膀的小男孩正定定望着他,男孩见他醒来,蓝丝绒一样的眼睛跳动星尘,太宰治向周边看去,灿烂却不刺眼的光芒将他包裹,空气中弥漫着叫人欢快舒畅的圣洁明亮的气息,庄严的弥撒曲行进在天穹之间,泉水跃过山石化作甜美葡萄酒泻然奔驰,没药和风信子开满山坡,白杨木的叶子在地下溢出一缕香气,金眸的俊美少年拨弄齐特拉琴,太宰治只觉得自己从内到外都前所未有的畅快透亮,每一个毛孔都在欢笑,每一个关节都像新生一样发出清脆的响声,太宰治想要大笑,他笑了,笑声璀璨引得鸽子扑动金色的翅膀,小天使见他这样,也快乐极了,笑着对他说:“走吧!”太宰治跟上他的步子,忍不住开口问他:“这里是天堂吗?”


太宰治知道这里一定是天堂无疑了,他问这个问题,无非是出于一种爱撒娇的小孩子气,就是那种淘气的小孩肆意喧闹却深信家人只会因此更爱他的那种活泼灿烂。他想,上帝还是爱他的呀,纵使他做过那么多坏事,可他改过自新,又成为一个好人了,上帝全都看见了,全都宽恕了呀!天使说,“这里确实是天堂。”太宰治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满意了,露出甜丝丝的笑容,低声说道,“我真幸运。”天使为他的快乐而高兴起来,接了话,“你的确实很幸运的,要知道,你现在本来会在地狱的。”太宰治红润的脸颊变得苍白,他看了看天使那纯洁无谎的嘴角,问他:“那我得了什么运才到天堂来了呢?”天使纳闷地望他一眼,好像他问这个问题是很愚蠢的,但天使还是耐着性子跟他解释。


“你知道芥川龙之介吗?看你这副表情一定是知道啦!他是前几天来我们这里报道的,他真是个可爱的好孩子——你不觉得吗,又温柔又可爱,我们都很喜欢他,我们的父也是,每个人都喜欢他。他有这世上最纯粹干净的灵魂,牛奶色的,甜美又动人。可是真奇怪,他来了一天之后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带着那副紧张的神情,他问我们的父‘太宰先生以后会去哪里?’你要知道这本来不该告诉他的,可他实在是太招人喜欢了,天父就告诉他,‘地狱。’听了这个答案他就恳求天父能够给您,太宰先生对吗?给您一个机会,让您能够到天堂来,可您要知道,这种平衡不能被打破,所以啊,芥川那个顶顶乖巧的小孩自愿坠入地狱,天父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脑袋,就把他送到地狱去了。所以您,太宰治先生,现在能够享受天堂的甜美。”


太宰治笑了,一个无力的珠母般苍白的微笑消散在空气里,对了,就是这样的,他是个坏家伙,他一面说着热爱死亡,心里却对它害怕,他不甘心,想要见到新鲜事物,想要产生新鲜的情感,真可怜啊。没人爱他,神明也不爱他,只有龙之介,那个笨小孩,才是真正地爱着他。那个笨小孩,手上带着血的笨小孩,却像个天使一样纯洁。他想,那个小孩子是不懂爱的,但他却把他所认为的一切珍贵的东西都捧到他的手上来了,他的信仰,他的血液,他的一切,他的甜蜜的生和灿烂的死。那个小孩子是不懂爱的,太宰治想,这样想着,他却忍不住哭了起来,他在这眼泪中尝到了芥川龙之介的生命,一只小小的无花果,又好又甜。


会寂寞吗?那个小孩子,明明那么害怕寂寞。会哭吗,会冷吗,会害怕吗?太宰治心脏收缩成一枚小小的无花果,红色的果皮开裂了,无花果从树上落下来,太宰治说,“让我下地狱吧。”


天使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可是就算你下地狱,芥川龙之介也不会回来的。”


“我知道。”


“即使如此?”


“是的。”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个答案后太宰治整个人快活起来,眼睛闪闪亮,他甘美绝伦的笑容让天使落下不可名状的泪水。


无花果从树上落下,太宰治坠向地狱。


他看见金色的欢迎花车从地狱升起。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