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小札。

秋末。

芥川龙之介身体一直不好。

从他还是个小孩子,待在贫民窟的时候,整日整日的吃不饱肚子,整日整日的龇着牙来驱走那些坏心眼的人,到他后来被太宰治带领到了黑手党里,整日整日的被太宰治苦磨,整日整日的在泥潭中挣扎,再后来,太宰治走了,芥川龙之介的身体反而更差了,整日整日的更大强度的磨难被他自己堆上背脊,整日整日的在怀疑与厌恶自己的牢笼中咆哮...

他年纪本就不大,却又受了这样几遭,心气比天高,身体却还是少年的身体,脆弱易折。他很瘦,脸色苍白恰如艾格峰雪线附近灰白色的高山玫瑰,他总爱穿一身黑衣,那是他的老师太宰治送给他的礼物,乌鸦一样包裹着他,像副黑色的老人骨架站在那儿。他咳嗽起来的样子,再刁钻心肠冷硬的女人看了都会为他祈祷神明护佑的,他身体抖动不止,就好像自由党人的旗子,在风中打着剧烈的颤,下一秒就要碎成一片,又一片,可他眼神却了无波起。黑得发亮,黑得发干,任何人瞧上一眼就会害怕得脚底发麻,另一颗心,又在为他难过。

更别提当冷空气入侵横滨的时候,冰冷干硬的气流就成了尖利的刀刃刺进他的骨血,每次寒潮来临,温度骤然下降,混杂着雨滴雪片的雨从天上飘下来,有时还会有冰冻,水晶样的冰棱就攀住墙头不愿走了。寒潮多发在秋末,冬季和初春。每到这些个时候芥川的身体就更为差劲,几乎每次见着他他都是那样,捂着嘴不住地咳嗽,肩膀带动整个身体一抖一抖,就像在蜘蛛布下的密网上垂死的蝴蝶,一次比一次更用力的振翅,却只落得翅膀粉碎,闪耀磷粉也变得黯淡,好像枯死的风信子。

难得一年中只有夏天算得上是个好季节,偏偏芥川讨厌夏天,他也说不清为什么,他讨厌太阳,讨厌光明,讨厌炎热,更确切的说,夏天给人带来的那种向上的希望,教他讨厌的不得了。他坚信太阳之中孕育着死亡,正如光明间藏有杀人的银刃,而黑暗,是温柔的,包容的,无限慈悲的。

可芥川讨厌归讨厌,总有人喜欢夏天的,比如——他的恋人太宰治。就像现在,太宰治把自己包进被子里,一边吸溜吸溜地吃着芥川给他煮的小馄饨,一边抽抽噎噎的抱怨个没完、

“芥川君,我快要冻死啦,你看看你,那么拘谨做什么,来嘛,坐到我身边来,也让我抱抱芥川君好让我多少暖和一点嘛”

“芥川——芥川——你也太狠心了,放着我一个老人家在这样的冷天里不管不顾,你这个没良心的臭小鬼!”

“哎呀,都和你说了多少次,吃馄饨一定要放辣椒酱才好吃,你放了这么多糖是怎么回事嘛,一点也不好吃”

“你太较真了芥川君,还没难吃到要拿去倒掉的程度,怎么?眼睛都像金鱼一样鼓起来了,生气了吗?”

“芥川君——别再工作了,快来睡觉吧,我的怀抱非常暖和喔”

于是,无理取闹的太宰先生,终于在把整张床滚来滚去捂热了之后,把芥川搂进了怀里,他像只大型触手鱼类一样紧紧围圈着芥川,一点也不肯放手,生怕他会从他怀里溜走似的,而芥川龙之介,在这样的怀抱里,冷丝丝的身体多少暖和起来,耳尖也染上了粉色的晕影。

秋雨下了三场,天气转凉,到了这个时候太宰治就开始怀念夏天,暖乎乎,明闪闪的夏天,照得他的芥川像个透明的冰激凌娃娃,看过去就飘散出甜味儿,是蛋糕房里甜丝丝的鲜奶油味。太宰治可不是什么沉湎于过去的梦想家,他一开始想念夏天,就立刻行动起来。

他把闪亮的星星灯缠满天花板,长长的坠下来,犹如白夜飞行,桌布也换成了蓝色天鹅绒的天空,有鸟啾啾飞过,冰箱里还放着各种口味的冰淇淋和可丽饼,暖气永远飘荡在空气里,被子换上暖和的鸢色绒面被,一直拉到芥川尖尖小小的下巴,鸢色的被子衬着芥川那张雪色的脸,就像松软的蛋糕上的奶油,叫他总忍不住凑上去咬上,亲上两口才好。所以,怎么能总怪他太黏人呢,明明是芥川君先诱惑的我呀。

秋天,就到了大口大口喂芥川的时候了。栗子羊羹,橙醋秋刀鱼,炭火烤过的松茸,切片的柿子,盐烤青花鱼,芥川再不情愿吃也被太宰治一口一口喂到肚子里,吃都吃下去了,却不见体重增长,这可急坏了太宰治,他整夜抱着芥川的小小的身体感受着他每一根骨头擦在他的肌肤上,脑子里就在想该怎样才能把他的芥川喂成个有点肉的小孩。光吃不行的,就顺便出去玩玩好了,这样想了太宰治雷厉风行,没去向森欧外知会一下就直接把芥川塞进了他那辆小汽车里,嚓嚓几下就扬长而去。

他带他去北海道大雪山上的高原温泉,鱼鳞松的绿,枫树桦树的黄,红叶的红,就这样倒映在水面上,染上芥川奶色的小腹,一层一层的红色在芥川身体上影影烁烁点燃的却是他的情欲,他巴不得在温泉里和他缠绵,让温热的水和他一起进入芥川单薄的身体,好看看当芥川泪水涌出的时候,他的泪水里红叶的美丽。可他还是舍不得,他只好从芥川身后抱住他,在他裸露的突出的背脊上落下九十九个像蝴蝶亲吻花瓣的吻。

总有些时候芥川任务在身让他没法走动,太宰治也只好委委屈屈独守空床,芥川不在家的时候他简直不知道做什么才好,他真想把芥川24小时抱在怀里就像芥川是他饲养的小小猫咪,他一个人在家,多半是窝在床上,或者出去逛些小店给芥川和他自己买几双袜子,几件毛衣。他偶尔也看书,坐在芥川常坐的那个位置,倚着桌子随意翻阅一些或许有趣或许无趣的书,无论是蓝色的特拉克尔的诗还是暖黄色的济慈,康德还是叔本华,北欧的还是希腊的又或者是西班牙的神话,他一点点地翻,翻到眼睛发酸身体发冷,他就开始做饭,虽然不太好吃,但勉强吃下去身体总会赏脸变热。他总觉得不该这样,他是太宰治呀,无所不能的男人,现在却像个老年人一样只想好好和他的恋人活完这一辈子。

但他做的够多了,他喜欢现在的生活,喜欢得紧。

他只希望秋天的雨下得再小点,别让他的恋人在他怀里咳嗽不止,连个好梦都做不上,就真真是完美了。

评论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