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x狄俄尼索斯]神谕降临

身着克拉米斯的诗人弹奏七弦琴唱起给阿波罗的颂歌,德尔菲神庙中央女祭司虔诚的双眼闪现智慧与纯洁的光芒,鲜美的果实、柔软的鲜花被有着纯洁面颊的少女献上神坛,那人类中最强壮的一个男人,奉上牛羊,洒满碎干酪,串叶松香草和油,阿波罗的祭典,万众虔诚祈祷神谕。


可阿波罗这时候,却跑来了狄俄尼索斯的坟墓。他看见狄俄尼索斯坐在他自己的坟头,晃了晃他那白扎扎的腿,不知道为什么,仅仅是这样一个动作,阿波罗都觉得是有香气的,好像他腿上缠着银莲花或是鸢尾花。阿波罗也不着急,他腾在半空中找寻适当的时机显现在他年幼的弟弟面前。狄俄尼索斯一个人倒是自得其乐,他晃腿晃得累了,开始掐一旁的金银柳叶,嫩黄的汁液染上他奶色的指尖,别具情色意味。阿波罗突然想起来上次他腿上流淌的葡萄酒液,喉咙开始发干,一种焦渴感困住了他。


“你怎么在这里?”


狄俄尼索斯抬头了,他望着空空如也的轻薄大气里缓缓显现出阿波罗的身影,不禁有点好笑。“人们可都在等待你的神谕.你却跑来我这里,我可是个穷小子,没有祭品送给你。”


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被发现,阿波罗干脆直接显出形体,听了狄俄尼索斯的话,他嘴角扯开一个不易察觉地轻蔑的笑,“只是凡人而已,无需太过在意。”


“嗯嗯。他们如同树叶,靠吮吸大地的养分而圆润壮实,但一旦生命终止就会枯萎凋零。”狄俄尼索斯模仿阿波罗平日说话的口吻,夸张地做出戏剧家的姿态,要多生动又多生动,他倒没发现狄俄尼索斯有一副好嗓子,不过,他看着狄俄尼索斯站立在他自己的坟头,总怕他一个不小心就摔下来 。


阿波罗这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堵住他的嘴,只好低声一句,“反正我的神谕降临在哪里都没关系。”


“是没多大关系,不过,你好歹有些神的自觉吧——你可别让你的狂热信徒把我这里也划到你万神庙的标记之中了。皮提亚的阿波罗的炉子,赫斯提亚永远燃烧的火,波塞冬的祭坛,大地中心的禁忌之地,神圣冰清的月桂树,现在再加上一个狄俄尼索斯的坟墓,无往不至的神。”


“要论狂热的信徒,我可不敢和你争。在你的信徒面前,我的信徒只好快快退散了。”


“闲聊就到这里结束——你特意跑到我这小地方是不是有什么事?”


阿波罗听到这话愣了愣,说实话,他真没什么事,他想来看看他,所以就来了。可这样被狄俄尼索斯一质问他自己也觉得他来应该是有理由的,他低下头来想了想,瞥见了坟头的轻红的风信子,白色的女贞花,和快乐的桃金娘,他抬起头来,金色之眼间跳动光芒。


“我邀请你,和我同住德尔斐。”


狄俄尼索斯听了,直接噗嗤一声笑出来,他走到阿波罗身前,抬头望他,“我的好哥哥,你可知不知道,在被奴役的希腊人的词典里,‘同住’便是‘结婚’的意思?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伟大的明眸的阿波罗有这样直接的热情。”


“不要扯题外话,狄俄尼索斯,你是我的弟弟,这是理所应当的。”


“呲、仁义慈爱的神,你可别告诉我,你对其他的弟弟,也有这样的热情。”


“只有你。”


“只有我?”


“是。”


“那低下头来,给你的快乐的狄俄尼索斯一个吻吧,他快要冻死了。让我来试试看,你的舌头有没有他太阳的温度。”


阿波罗本来想回他句“没有”又担心像以前一样弄的场面僵化,想说虽然舌头没有但另一个部位兴奋起来比太阳还要火热,可狄俄尼索斯的有着玫瑰色光泽的唇让他的身体自己行动起来了,他的津液比任何美酒还要醇香,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起伊卡里俄斯那次狄俄尼索斯引起的疯狂的欲望,唉,一个迷惑人的花季的小男孩。他的小男孩。


一个比任何亲吻还要纯洁的长吻结束了,狄俄尼索斯嘴唇鲜红闪亮,眼睛迷蒙又清亮,有如水洗,有如雾起。


“我们走吧。”


“走去哪里?”


“去德尔斐。”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