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薩布蘭卡。

不洁的病态的焦渴,使我的血脉发黑变色。

名字是不夜,正经点喊顾饶也可以。
坐标江苏,在读高三。

不期而至[阿波罗x狄俄尼索斯]

灵感是昨天做的一个梦zzZ.


阿波罗笑了。


他从他的的神殿里走出来,就直直地看见狄俄尼索斯躺在月桂树下,他柔软的金色发丝枕着碧色的草芽,牛奶色肌肤的小腿被几条细长的葡萄藤绕起来,欧特碧靠在树干上吹着银色的长笛,美腰的特尔西科瑞赤裸着白足跳起了舞,波莉姆妮娅如同往常一样,神情庄重站在一边,爱笑的塔利娅倚着狄俄尼索斯翘起的腿,其他五位女神聚在树荫下各司其职,克莉奥拢了拢被风扬起的卷纸。而那个年轻的少年的神,睁开了他的眼睛,阿波罗搞不懂,这个世界上会有比他的太阳车上的火焰还要明亮灿烂的眼睛,像两颗茶色的琉璃在他的眼里燃烧起来。


少年的神笑了,甜美胜过他祝福过的石块里淌出的美酒,阿波罗在这个笑容里,尝出了破碎的葡萄缓缓发酵的花果香气。


可阿波罗还是阿波罗,他定了定心,走到狄俄尼索斯身边来,缪斯们挪了位置嬉笑着去了远处的喷泉唱甜蜜的赞歌,这乖张的神才懒洋洋地起身,孩子气地扯了扯阿波罗的长袍,阿波罗耐不过他这般阵势的撒娇,又一次败下阵来。狄俄尼索斯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枕在他的膝上,阿波罗直到他心满意足准备玩弄自己的发辫时,才问他:“你怎么突然来了。”


狄俄尼索斯乐了,一副听到笑话的表情把脑袋转过去,“我可是因为某个神过于强烈的思念才来的,嗯嗯,你觉得是哪个神?”阿波罗听他这样一说才想起来缘由。


猎户座和天狼星走进中天,牧夫座黎明时出现在玫瑰色的天庭,他闻见了葡萄的甜美香气,心血来潮,他去采摘了葡萄,并把它们带回了神殿,曾经听过的凡人的书谱里写到过的话跳入他脑内,鬼使神差一般,他把葡萄放在阳光下晒了十天十夜,之后一股脑放进有着里拉琴花纹的罐子里,今天是,今天是——


第六天。


“我的快乐的狄俄尼索斯亲自来装礼品了吗?”


“倍感荣幸吗阿波罗大人——”


少年挺起了身子,揪着阿波罗的衣领凑到他面前,乳白色的小腿不安分地缠上阿波罗的腰间,他的两只眼睛漾起情欲的波纹,阿波罗能闻到他身上的甜腻气息了,他觉得自己已经被狄俄尼索斯的欲望抓住了。一切,一切用于诱惑的东西,都浓缩在狄俄尼索斯的这一句话里。上扬的轻快声线跳露出无垢的性与极乐让阿波罗开不了口了。狄俄尼索斯,比阿芙洛狄忒的腰带上的各种魔法还要令人着魔,欢愉困住了他。他勾过年轻酒神裸露在外的水仙花般洁白的腰,两个神之间终于不留空隙了。


阿波罗的舌尖,尝到了明快圆润的葡萄酒的香气。


评论(17)
热度(13)

© 卡薩布蘭卡。 | Powered by LOFTER